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陕北前首富行贿千万被查,曾被任县长助理,民间称其“黑顶官员”

时间:2020-03-23

3月10日,陕西省监察委员会表示,陕西省监察委员会近日决定对陕西兴茂侏罗纪煤镁(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乃则涉嫌受贿一事展开调查

2018年6月12日晚,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坠马身亡,商人高乃则等数人被带走协助调查。“煤老板”高乃则曾是陕北首富。

2019年8月20日,在胡志强举行了第一次贿赂案的审判。根据《起诉书》的指控,胡志强收受了相当于1亿多元的贿赂。其中,胡志强在玉林市政府办公室和金龙宾馆附近收到高乃则赠送的830万元、24万美元和价值35.65万元的纪念金币。

57518e51b9c74766a36f1256bdb52ebc.jpg

16岁开始工作,曾经是陕北最富有的人。

高乃则,59岁,出生于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吴家庄乡高庄泽村,曾经是陕北最富有的人。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高乃则的核心资产是陕西兴茂侏罗纪煤镁(集团)有限公司,犯罪前是19家公司的法人和31家公司的高管。

高乃则1961年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家庭,小学三年级就辍学,16岁开始工作。

据媒体报道,高乃则外出工作时有商业头脑。其他人用钱吃饭、喝酒和娱乐。然而,他把钱存起来,带着肥料带回家。因此,他每年比其他人多收集6车谷物,在市场价格高的时候出售。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高乃则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他在县城做豆腐和卖豆腐。起初,生意并不好。他免费给每个人豆腐。几年后,高乃则通过卖豆腐赚了钱,并和两个朋友筹钱买了一台旧推土机。

高乃则27岁时,神朔铁路(陕西神木至山西朔州)开始修建。高乃则找到了铁路建设指挥部,承包了一段土方工程。一台推土机是不够的,他去了黄河对岸的山西省保德县,租了三台推土机尽力而为。通过组织推土机和基础设施项目赚了30万元,高乃则买下了他一生中的第一座煤矿。他第一年就赚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一百万。34岁时,高乃则用他所有的积蓄买下了府谷镇第二煤矿的经营权。

37岁时,高乃则创办了陕西兴茂侏罗纪煤镁(集团)有限公司,十年内一口气收购了8个煤矿,年产量2000万吨,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煤矿企业之一。

发达的高乃则热衷慈善事业,凭借巨额捐款连续四年在胡润慈善榜上排名第91、85、15和7位。2008年,高乃则捐款2890万元,在胡润慈善榜上排名第91位,是当时陕西唯一的富人。

2012年10月,高乃则送给家乡高庄泽村的村民一份大礼,共计60多栋别墅,每栋100万元。别墅有三层,318平方米,大客厅,空中花园和车库。

官员任命最富有的人为县长助理,人们称他为“黑人高官”

高乃则一直有农民企业家的形象。给榆林许多人印象最深的不仅是高乃则巨大的财力,还有他与政府的关系。他家乡府谷的一名官员说,“高乃则在府谷跺着脚,地面摇晃了三次。”

2008年6月,府谷县委组织部曾下发一份红色标题文件,其主要内容是:“经县委常委会研究,建议:任命高乃则、王乃荣、王万东、刘国门等四位同志为县政府县长助理(非专职)。”

这四个“县长助理”都是当地知名的“煤老板”,拥有并参与了10多个资产近50亿元的煤矿。

“煤老板”成了“县长助理”。这一消息在府谷县引起了震惊,有人甚至称之为“黑官”。八个月后,在社会和舆论的压力下,府谷县委常委

据报道,辛为了完成贷款与财政局发生了争吵,也给许多国有企业的老板施加了压力,要他们借钱给,否则他们就不得不“换马”。

但是,到2015年底,这6亿的贷款还没有偿还。财政压力被传递到府谷县的财政,许多公务员尝到了被报复的滋味。然而,辛姚峰当时并没有承担责任。2016年5月,辛被提升为玉林市嘉县县委书记。

f703738da977391248598a914644931d377ae2a2.jpeg

鑫姚峰受审。

时任县长曾8次收受高贿赂,其中6次被送至新县宾馆

新县县委书记上任仅一年多就落马了。

2017年6月,第十一届中央检查组在向陕西省委领导反馈检查“回顾”情况时,提到“矿产资源领域存在腐败风险,违反八项中央规定精神和“四风”问题依然频繁”。

陕北矿产资源区成为反腐的主战场。2017年9月16日,陕西省纪委宣布对新姚峰进行组织审查。

辛曾让府谷县财政为煤炭企业支付6亿元贷款,被贾县人戏称为“牡丹书记”,也有被采购官员欺骗的经历:他曾花695万元买官,被骗,造成心理失衡,于是开始公开“卖官卖爵”。

2018年8月10日,新姚峰“双开门”。根据公告,辛从事政治攀登,花费巨额金钱谋求个人升迁,并向他人索取和收受巨额金钱。

2019年5月15日,辛姚峰被审判。法院查明,辛利用其担任的中共嘉县县委书记、府谷县人民政府负责人的职务,在工程承包、项目审批、资金分配、工作地点调整等事项上为许多公司和个人提供了帮助。他总共索要并非法收受了1351万元人民币、10万元欧元、30万元美元、一套价值207万元人民币的房地产和1000克金条。另一方面,被告辛无法解释其家庭财产与部分人的1580万元、11万美元和100克金条之间差额的来源。

法院发现其受贿的事实之一是,2012年至2016年,鑫姚峰在担任府谷县县长期间,协助陕西兴茂侏罗纪镁电(集团)有限公司协调解决企业融资等问题。高八次从公司法定代表人处分别获得人民币20万元和8万美元。六次,高把钱直接送到陕西省政府和市政府“两会”期间辛住的宾馆。

这位高是陕西兴茂侏罗纪煤镁(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2019年7月,辛因收受贿赂,持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并处罚金200万元。

4034970a304e251f3fa083a8cd5798127e3e5365.jpeg

胡志强受审。

官方商人为了上亿元追捕榆林前市委书记胡志强。高乃则向他行贿数千万元。辛姚峰的政治攀登者是时任榆林市委书记的胡志强。辛姚峰在他身上投入了金钱和感情。正是在胡志强的关怀下,辛的仕途一路高升。

一年后新姚峰被检查。2018年6月12日,时任陕西省卫生计生委书记的胡志强被检查。榆林是胡志强的一个主要能源城市,已经掌管了将近10年。两天后,包括高乃则在内的几个人被带走协助调查。

2019年8月20日,Xi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陕西省榆林市委书记胡志强受贿案。

《起诉书》表明,从2003年到2017年,胡志强利用其咸阳市副市长、咸阳市委副书记、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榆林市市长、榆林市委书记的职位,为众多企业和个人提供项目审批、项目承包等方面的帮助

3月10日上午,陕西省纪委通过秦锋发布消息。com:近日,陕西省纪委决定对陕西兴茂侏罗纪煤镁(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乃则涉嫌受贿一案展开调查

随后,秦丰网发布了《起诉书》条。

文章说在陕西,高乃则的名气比他的星茂侏罗纪公司大得多。过去,随着陕北煤炭工业的繁荣,他从一个卖豆腐的小企业成为陕北的“首富”,他的慈善工作经常受到媒体和公众的关注。然而,因为涉嫌贿赂,一切都过去了。

虽然高乃则的声明很简短,但它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坚持收受贿赂,共同调查”和“坚决切断“猎捕”的利益链条,愿意被“猎捕”绝不是空话。纪检监察机关正从注重查处贿赂转向收受贿赂和进行调查,让“猎人”付出应有的代价成为常态。

从大量的案例来看,调查一个党员干部往往会引出一群老板。与老板交谈可以引出一群党员和干部。可以说,“围剿”党员干部是当前腐败的一种重要形式,“围剿”和贿赂是许多党员干部腐败的直接原因。

“狩猎”行为性质恶劣,影响极其恶劣。它不仅破坏了亲清的商业关系,破坏了商业环境,而且严重破坏了社会风气,污染了政治生态。必须坚决消除这种现象。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明确指出,我们要坚持对行贿受贿的调查,坚决防止党内利益集团的形成。十九届四中全会再次强调,要“坚持把查处行贿受贿放在一起”,要“严肃处理巨额贿赂和重复贿赂,坚决切断“追捕”和“被追捕”的利益链条,坚决打破权力和金钱交易的网络”。

收受贿赂,共同查处,让“猎杀者”付出代价,不仅是纪检监察机关破案查办腐败案件的重要举措,也是深化“三不”机制,巩固和发展反腐斗争压倒性胜利的有效措施。

3月3日上午,在省纪委监督检查检查调查电视电话会议上,省纪委监督检查委员会主要负责人表示:我们一定要坚持贪污贿赂查处并举,坚决查处大额贿赂、重复贿赂和不良影响。应该转移的人必须坚决转移!

高乃则的调查是最有力的回应,也为试图“追捕”干部敲响了警钟。省纪委监察室的一名办案人员表示,“行贿者的法律责任将提高到与行贿者同等的程度,行贿者不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而且所有不当的财产利益都将被追回。“

(来源:陕西省纪委,《今日靖边》,新浪陕西,上游新闻)

编辑:梁建中

  • 友情链接:
  • 交口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imms2015.com 技术支持:交口农业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