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新冠疫情期间 华中科大已经失去4位教授

时间:2020-03-09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Source:national business daily

2月15日晚,一个不幸的消息从武汉传来,在这场流行病风暴的注视下。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段因病去世。

段院士的心跳在当天下午6: 35停止。华中科技大学附属联合医院的救援工作没有成效。他于7点35分去世,享年86岁。

段院士。图片来源:华中科技大学院士网站

段是段伽玛刀的发明者。他的伽玛刀用于肿瘤治疗,惠及100多万人。2009年,段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学生们都称他为“机械疯子”,因为他从不放弃他所认识的东西。他曾经告诉学生,要做科学研究,一个人必须能够忍受孤独。如果一个人不能从外界获得“脉搏”,他必须“颤抖”。

几天后,华中科技大学的四位硕士离开了我们。

此前,在2月7日23点左右,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生命科学院楚天学者洪凌教授死于新诊断的肺炎。2月10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专业研究生林教授因新诊断肺炎去世。2月13日零时10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刘小贤在武汉同济医院逝世,享年87岁。

愿孤独终老,做科学研究,50多岁,院士

段。他于1934年6月15日出生于江苏省镇江市。他于1957年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系,并留校学习。他长期从事机械制造和自动化的教学和科研工作。1996年,段将机械科学与放射治疗医学相结合,研制出第一把国际全身伽玛刀,200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999年,中国“创造”了世界上第一台大型放射治疗设备全身伽玛刀。

全身伽玛刀可以进行旋转动态聚焦,精确定位后将伽玛射线聚焦在肿瘤上,杀死肿瘤细胞,大大减少对人体正常组织和器官的损伤。目前,它已在全国100多家医院使用,惠及近100万人。

2009年,段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沉浸在工作中,他开玩笑说这是一笔意外之财。然而,认识他的同事们感慨:"段永远是生产线上的一名院士。"

段院士。图片来源:金宝

段教授当选教授时已经75岁了。灰白的头发,强壮的身体和平静的脸。外界只知道,他第一次申请工程学院的会员资格时,曾经通过了。事实上,内部人士都知道,以他的成就,他早就可以申请会员资格了。

"要做研究,一个人必须能够忍受孤独。如果一个人不能从外面得到脉搏,他必须颤抖。”段说,搞科研要靠长期的坚持和毅力。段和他的团队曾三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而且三次获奖的成果都没有一项是不到10年的:全身伽玛刀的研制,10年;激光加工技术和设备研究,20年;完美的汽车发动机曲轴磨床,30年!

据《湖北日报》去年报道,60多年来,段坚持与企业深入一线合作,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开展跨学科研究和整合,开展高端设备创新研究和工程开发,开发了多套(套)国内外首创的高端自动化设备,在湖北实现了产业化。结果已经转化为超过15亿元的销售额。

楚天戈尔德曾经报道过段教授

他代表许多获奖者发言,并坦率地说他很兴奋,非常感谢母校的培训。

会后,他拒绝了许多媒体的采访,说目前只有两件事是肯定的:第一,100万元奖金的个人部分将全部捐赠给资助贫困大学生;第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科技工作者,获奖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实验室工作。

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有句谚语说,没有四五年的时间,博士是很难毕业的。“我很挑剔,每篇博士论文都必须读至少3遍。但是海关会再来的!”段院士走过去说,有些弟子因为过不了试卷,在他面前哭了。他认为写论文是他研究工作的总结。作为一名研究生,很遗憾他不会总结自己的成就。

段院士。图片来源:黄金报

虽然学术要求很严格,但段老对年轻一代的关爱是发自内心的。

李斌,1977级学生,曾任中国科技大学组织部部长,他说段老通常相处得很好。因为与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的“段”只有一个字不同,而且发音相似,有些学生私下里称他为“段”。有一次,有人在他面前开玩笑。他连忙微笑着用手示意:“两件事,两件事。”

湖北日报去年报道,虽然退休手续在2018年底完成,但段院士仍在一线工作,每天上下班指导学生,经常在全省工作站工作。

段院士系中国科技大学本地人。1953年,华中科技大学的前身华中理工大学成立。他是华中科技大学当年招收的第一名大学生。那一年,他在校园里种了一棵悬铃木。

他在中国科技大学附属中学西南角以北的路边种了第二棵法国梧桐。

历经60多年的风雨,树苗已经长成参天大树。

1957年,段毕业后留在学校教书。20世纪50年代,华中理工大学处于建设的初级阶段。作为华中理工大学的第一批大学生,段赶上了那个火热的时代。一个大食堂被分成许多用砖砌成的隔间,每个隔间就是一间教室节假日期间,和他的同学段不得不参加劳动。他们早上种树,下午在建筑工地做苦力。"现在在东边的第二层和第三层有我选择的砖块."

回忆这段时间,感慨万分:“人生虽苦,磨练意志却很难。正是因为我个人的参与,我有一种特殊的荣誉感,我愿意为学校的发展和壮大而努力。”

段院士(中)与同事讨论项目改进。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科学家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段对说这是艰苦的工作。

1953年进入大学后,身高1.80米的段很快成为校篮球队的队长和专职后卫。有一次,该队获得了省冠军。还没来得及换球衣,华中科技大学党委书记朱就拦住了段:“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样?”

“没关系。”段有点紧张,虽然他的成绩还算不错。

"还不够糟。"朱认真地说,学校是培养全面发展的学生,不是只要能打球就行。

这段话在段的记忆中仍记忆犹新:“从那以后,每天晚上10点宿舍熄灯后,我会搬两个凳子,一大一小,到走廊里去,借助街灯补课。”

主人离去,荣耀永存

编者|何小涛肖勇杜波

责任编辑:陈凌SF179

  • 友情链接:
  • 交口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imms2015.com 技术支持:交口农业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