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我在离死亡最近的地方和死神搏斗!浙江首位驰援武汉医生在金银潭医院ICU

时间:2020-02-23

在武汉金印滩医院重症监护室工作了两周之后,夏征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兴奋地牵着广州医生桑玲的手。

在这一天,她和其他几位中国急救专家发现,持续俯卧位通气可以显着提高危重患者尤其是气管插管患者的氧合指数,并争取更多的治疗时间窗。

夏征,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普通重症监护室主任医师,国家卫生委员会新诊断肺炎诊疗专家组成员,浙江省第一位抢救武汉的医生。

1月22日,随着全国范围内新一轮皇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在浙江大学第一医院综合重症监护室工作了15年的夏征自愿与蔡洪水主任一起支持武汉。去武汉的决定刚刚做出。1月23日,夏征接到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的电话:“疫情形势紧急。你需要马上去武汉寻求支持。你今晚必须到达。”

夏征为在武汉的长期“战斗”做好了准备,收拾好衣物,带上电脑,连夜赶到武汉疫情核心病房武汉金印滩医院,开始在武汉抗击疫情。

2月16日,也就是昨天,是夏征在武汉的第25天,也是在金印滩医院重症监护室的第24天。

这是最接近死亡的地方。

1月24日,夏征来到金印滩医院。她的工作是负责医院南面七楼重症监护室的病人管理。在这里,住院楼层越高,病人的病情越严重。

新冠肺炎爆发后,金印滩医院作为一家专门治疗传染病患者的医院,成为武汉市第一家治疗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的定点医院,也是当时患者人数最多的医院。

金印滩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是最接近死亡的地方,也是医护人员进行防疫斗争的核心区域。许多危重病人都集中在这里。

穿上防护服,第一次进入重症监护室。这一景象深深打动了夏征。“16张床都满了,病人的情况相当严重,要么是气管插管,要么是高流量氧气,无创呼吸机,每个人的呼吸机调节参数都很高,氧气浓度接近纯氧水平。如此大的数量和如此多的严重病人在重症监护室是罕见的。”

必须与死神赛跑来拯救更多的病人。停顿了一会儿后,夏征暗自鼓励自己。

想尽一切办法每天给病人更多的时间窗口

在病毒肆虐的时候,夏征和专家小组一次又一次地探索研究。“没有特效药。我们每天能做的就是想办法给病人更多的时间。只有保持生命体征,我们才能为肺修复争取更多时间,为生活争取更多时间。”

俯卧位通气在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临床应用中一直有效。新发肺炎患者在后期常出现急性呼吸窘迫,俯卧位通气可能对其有益。夏征和同一领域的其他专家开始尝试这种方法来改善危重病人的氧合。与此同时,新莞肺炎治疗小组开始使用这种方法来改善千里之外的浙江大学第一医院江源区的危重病人的氧合。

"许多危重病人都存在氧合不良和呼吸困难。有时他们会想出其他的方法来做这件事,但是病人仍然做不到。这可能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俯卧位通气就是简单地用手或翻床或翻转装置来翻转病人,使病人可以俯卧位呼吸或机械通气,主要用于改善病人的氧合。

在病房里,病人俯卧时的通气必须由医生和护士一起完成,翻转一个身体,这需要医务人员巨大的体力。一个动作就会让病人湿透。

重症监护室的病人病情非常严重。有些经口插管,有些用胃管和导管插入。要让这些病人翻身,还必须考虑到身体上的管子不能乱。困难显而易见。

"如果病人是

有一位60岁的病人,王大姐(化名),他有高血压病史。患了新的冠状肺炎后,她坚持使用无创呼吸机一段时间。她无法忍受。她被插管,几乎由纯氧支撑,导致纵隔气肿。

看到情况日益恶化,又没有合适的治疗方法,俯卧位通气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对她有益的治疗方法之一。

"姐姐很胖。她在口部、导管、胃管和深静脉插管。那时,有六七个人围着她,每天16小时帮她翻身做俯卧位通风。然后她调整了一下姿势。连续三天俯卧位通气后,我们感到惊喜。姐姐的呼吸机参数明显改善,氧合指数明显提高。现在,这位姐姐已经开始尝试调整呼吸机参数,等待合适的脱机机会。”

看到俯卧位通气对病人的影响,夏征和广州的医生桑灵那天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他们在病房里激动地握紧了手。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中

声音成了我在重症监护室最好的名片

绝望与希望并存。一些人离开了,另一些人对希望表示欢迎。

2月7日,一名30多岁的男性病人被转移到病房。他是湖北天门的一名当地医生。不幸的是,他在治疗病人时感染了这种疾病。当他被转移到病房时,他的呼吸机支持度很高,氧浓度接近纯氧,氧合指数很低。呼吸频率仅为每分钟30到40次,而且说话时断时续。在无创呼吸机辅助治疗后,他的病情逐渐稳定。

对于这样的病人,夏征和专家小组对他进行了早期康复治疗,如坐在床边,踩起“盐水瓶”等康复锻炼。

"虽然我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但每当我张嘴时,这个病人都能认出我。没有必要在防护服上写我的名字。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中,声音成了我最好的名片。”

经过六七天的治疗,患者恢复良好,经评估后能够离开重症监护室。在病房转移的那天,在医务人员的陪同下,病人自己拿着氧气枕,走到电梯入口,乘电梯下到三楼。一路上充氧保持良好。

当他离开的时候,看着他的背影,我想他已经挺过了危险期,一步一步的好转。夏征的眼睛发红。是的,新的生活回来了。

深夜是想家的时候

夏征的工作时间是每天早上8点,但她会选择早点到达,整理病人的资料,了解病人病情的进展,然后一层一层地保护自己,走进隔离病房,迎接新的一天。当她的声音在病房响起时,病人们都知道这位可爱的浙江医生又在照顾他们了。

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有时在腰部佩戴外部电源供气系统,往往会使人疲惫不堪,无法保持腰板挺直和气喘吁吁。在那些防护材料特别紧的日子里,夏征尽量不喝水,在病房里呆了几个小时。她经常忙到晚上7点多,然后才能吃几顿打包好的饭。

夏征自从来到武汉后一天都没有休息过。她的脸因护目镜和N95口罩而深深凹陷。她的手背因长期接触消毒剂和频繁洗手而磨损.但是她觉得这些与拯救生命相比微不足道。

深夜,夏征只有几个私人时间。穿过武汉空荡荡的街道,回到酒店后,她最担心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

“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这是夏征每天晚上通过视频向父母报告和平时最常说的话。她总是淡化自己在武汉的工作和生活,很少提及在医院治疗病人的细节。

2月4日是夏征父亲的生日。那天我连接到夏征的视频,聊了又聊。老人突然哽咽起来,停止了寻找,赶紧把电话递给妻子。夏征知道她的父母担心她的安全。

2月14日,浙江大学第一医院院长黄鹤教授率领的141名中国医疗队队员抵达武汉,接管了一个国际医疗队

-

  • 友情链接:
  • 交口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imms2015.com 技术支持:交口农业网| 网站地图